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延峰的网易博客

北京律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窗外  

2013-04-30 16:36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喜欢独自看窗外,看窗外的风景,看着窗外

我喜好自由,始终不愿意进入体制内去过朝九晚五的生活,曾经先后两次逃离。后来,选择的诸多行业都相对自由,所以,还算闲适。也因此常能在早上起床后,习惯性的走到窗边,看着外面熙熙攘攘上班族匆匆的脚步和身影。而每每此时,都会不自觉地想起
卞之琳先生《断章》中的话语------你站在桥上看风景/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/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/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我知道,我虽身在窗内,但,我也是那窗外熙熙攘攘中的一员
窗外有自己

还喜欢从飞机上看窗外。初次坐飞机的人大都喜欢选择窗口。因为,人类没有翅膀,无法像鸟儿一样从天空俯瞰地球,也不知道云端之上是否真有天宫。我还记得第一次穿透云层看到那滔滔云海时的满足,也还记得夜晚在平流层上看脚下无数道闪电劈开漆黑夜空的壮观,甚至曾努力捕捉过,憧憬看到天外来客的轨迹、、、

窗外,有不一样的世界

我是一个游子,从小离家,和候鸟一样每年过年要回家看望父母。每次下飞机坐大巴回家的路上,总是贪婪地望着车窗外的一切,目光所及,洒满了我儿时全部的记忆。我家在秦岭山下,秦岭平均海拔3000米,连绵横亘,我从小就喜欢看雨后秦岭云雾缭绕的峻峭。二十多年来,一路路、一眼眼,透过窗外,我总能看到曾经熟悉的街角,也更多的,看到了逐年增加的陌生、、、可,无论陌生如何增加,我始终能够第一眼看到秦岭那熟悉、峻峭、亲切的身姿。然而,今年回家路上,再透过车窗,眼前拔地而起的是座座家乡人称之为“高层”的东西,铺天盖地。我能够看到听到家乡人谈论“高层”时的满足和向往,而我,则再也无法从窗外直接看到那熟悉的峻峭了

窗外,有变化,更有无奈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窗,于我的感受不同于门。门,更多意味着安全,内外有别,界限分明,对内心的暗示作用强烈;而窗,则更多伴随着某种莫名的情愫------向往、满足、抑或是惆怅,似乎永远都是淡淡地、、模糊地、、、

还喜欢站在窗边看下雨。下雨的时候,雨水会渐渐冲刷掉外面世界的喧嚣。无论儿时的课堂上,还是家中,再到后来的职场,随着雨水执着地落下,仿佛整个世界都能够逐渐归于平静。于是,无数个雨天、雨夜,我也总会走到窗前,去看一看窗外清新的绿色,去听一听使这世界归于安静的簌簌雨声。直到大学时期,当读到了著名俳句诗人松尾芭蕉的名句

閑かさや岩にしみ入る蝉の声(万籁俱寂,蝉声渗石)

古池や蛙飛び込む水の音(古池冷落一片寂,忽闻青蛙跳水声)

才豁然明白

窗,窗外的雨声,阻隔和洗刷得了世界的喧嚣,却也敲打出了内心无限的寂寥

  


(注:我个人对芭蕉先生俳句的翻译是--蛙敲古池寂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